一家燕窝|海参|虫草|滋补品网站

谁来拯救被捧杀的冬虫夏草?

时间 :2020-02-11 作者 : 来源: 浏览 :802 分类 :虫草新闻
从5月初开始,每天天一亮就爬上了将近4000米的草山。像这首青海花儿《挖虫草》唱的一样,当山上飘落雪花时,她正右手拿着药铲把,左手支撑,匍匐在草山上,用肉眼仔细寻找着埋藏在高山草甸下的"软黄金"——冬虫夏草。

家住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的李措(音译),从5月初开始,每天天一亮就爬上了将近4000米的草山。像这首青海花儿《挖虫草》唱的一样,当山上飘落雪花时,她正右手拿着药铲把,左手支撑,匍匐在草山上,用肉眼仔细寻找着埋藏在高山草甸下的"软黄金"——冬虫夏草


而远在150多公里外的西宁城东久鹰虫草市场,则人声鼎沸。牧民们当天采挖到的大部分冬虫夏草都将被送到这里,进行批发售卖。带着草帽的商户们或是到摊前看看,或是端着簸箕,穿梭在人群拥挤的街道上,对每一个将目光投向自己手中冬虫夏草的行人,都问上一句:"要不要买?"


而等到这些新鲜的冬虫夏草刷完泥土并且晒干后,它们将跨越一两千公里,被送到北上广等主要消费城市,身价倍涨。


从被神化为包治百病的神草到走下神坛,冬虫夏草市场在短短五十年间的历程可谓魔幻。但就在"神药"和"无用论"两方观点掐架、资源争夺以及环境破坏等乱象丛生之时,冬虫夏草却日渐成为民族团结的纽带,整个牧区几乎命系一草。


目前,野生的冬虫夏草全世界仅有中国、不丹、印度、尼泊尔四个国家有分布,主要产于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海拔3000m以上、雪线以下的高山灌丛和高山草甸。中国的产区分布在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5省区的高寒草甸草原,约占中国国土面积的10%左右。


国家统计局青海调查总队2018年12月26日发布的《青海省冬虫夏草产业发展状况调研分析》显示,青海冬虫夏草的产量超过西藏、四川、甘肃、云南,居全国首位。目前,青海省的冬虫夏草主要分布在6州2市,33个县,181个乡镇,529个行政村,其中玉树州和果洛州为两个最主要的产区。


如今,冬虫夏草已经在青海形成一个巨大的产业。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秘书长姚孝宝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2017年,青海冬虫夏草的产量为144.5吨,2018年的产量为112.8吨,产值约为200亿以上。


在产量有所下降的同时,多位冬虫夏草收购商以及采挖的牧民也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反映,今年的市场情况不太好。久鹰冬虫夏草市场里,一个正在监督刷草的批发商,在被问到今年冬虫夏草价格行情时,眉头微皱。"今年价格不行,最便宜的才20元出头。"他讲到,"玉树的冬虫夏草还没下来,现在大部分是产自果洛。"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查阅那曲虫草网发现,2018年,冬虫夏草最便宜的一类为32元一根,价格远高于今年。


而今年北上广等消费城市所售的冬虫夏草,价格也有所下降。记者走访北京的同仁堂后发现,冬虫夏草经过几番倒手后,到北京的价格已经为458元至488元一克(1克为2-3根)。而2018年,同样的规格价格为480元以上。尽管如此,中间商所挣利润仍旧可观。"实际上利润几乎都是被中间商收了,挣钱的是他们。"上述批发商感慨到。


最近几年,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徐明一直在关注青海省的冬虫夏草及生态保护。"受气候变暖及人为因素的影响,冬虫夏草的资源量一直在下降,"他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但总体是波动下降,可能会出现一年高一年低。"


中国冬虫夏草网的信息显示,冬虫夏草有大小年之分,2018年是大年,2019年应该是小年。但由于国内外一些科研机构在冬虫夏草研发方面的新发现,国外的医疗机构诸如日本,新加坡等对冬虫夏草的采购量亦在增加。因此,虽然今年的新鲜冬虫夏草还没有大量上市,但从目前来看,在受国内外需求刺激的情况下,今年的价格可能是保持平稳或上涨。


事实上,作为传统中药材的冬虫夏草曾在短短五十年间,经历了被捧上神坛到逐渐回归正常的魔幻。


据新华社报道,上世纪70年代初,当时的冬虫夏草每公斤价格不过20元左右,到90年代中期,已经上涨至5000元。2003年非典的爆发,直接将冬虫夏草推上了神坛,此后身价暴涨,产地价格突破3万元。


不可忽视的是,一方面冬虫夏草的稀缺性、生长环境的特殊性和采收的困难,决定了其价格并不会低;但另一方面,商业资本的疯狂炒作或许才是将其捧到"软黄金"神坛的主要推手。


当前页面由百度MIP提供加速,可能存在部分功能无法使用,如需访问原网页,请点击这里 关闭